【同人】这...是什么情况?
2018-07-09

料理同人.jpg

第十章   这是什么情况?
作者:北螳螂


就在我因为突发状况而产生犹豫的时候,螳螂型的黑暗食灵突然再次发起冲锋,目标直指酥头令。

 

利爪在空中划出一道黯淡的弧线,尽管目视不到,但酥头令还是凭借惊人的反应速度后跳躲开了,镰刀的刀尖径直插入地面,发出锐利的切割音,原以为它会用点时间把镰刀拔出来……

 

结果螳螂型黑暗食灵只是缓缓一拉,镰刀便被抽出来了。

 

「骗人的吧,那玩意到底是有多锋利……」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出自己被那玩意一刀两断的情景。

 

为了防止被战斗波及,我驱动已经吓软了的双腿远离战场。

 

没有给我太多思考时间,螳螂(螳螂型黑暗食灵以下都简称螳螂)压低身体做下一次的攻击准备,只见它身体前倾,后脚渐渐弯曲,下一秒便突然蹬踏地面,化身黑色的炮弹冲了出去。

 

螳螂对自己的实力有着充足的自信,因此采取这种全力进攻的战法,它或许是觉得,只要能拉近身位,攻击力占据绝大优势的自己一定能立刻取得压制。

 

也可以说恰恰是这个想法误导了它。

 

铿的一声,酥头令在极限距离一个侧踢正中螳螂的右半身,改变了它突进的方向,同时让螳螂体势崩坏,失去重心的它摔了个狗吃屎,在惯性的作用下滑了很长一段距离。

 

「Gyaaaa!」

 

酥头令没有放过这次机会,紧跟上前,右腿高高抬起,然后瞬间下劈,冲击波震撼大地,震动甚至传到了躲藏在岩石后面的我的脚底,仿佛是印证了这一击的威力一样,螳螂的头被牢牢地嵌在地面上。

 

「Gy……」

 

难以想象,那样纤细柔软的美腿竟然能使出如此强大的攻击,这已经不是能用物理学解释的东西了,话说自从我来到料理次元,就基本上没遇到过多少能用传统科学解释清楚的事情,果然有魔力的世界就是不一样呐。

 

话又说起来,刚刚酥头令所展现出的实力有点超乎我的力量,虽然还不及佛跳墙和罗汉斋,但她的体术已经可以了,现在很多肉搏食灵都达不到她的这个水准。

 

酥头令向后小跳一步,待尘烟散去--

 

「无……伤……」酥头令虽然依然面无表情,但我能想象到她内心的惊讶。

 

虽然酥头令对螳螂的后脑勺进行了正面直击,效果看上去也不差,但螳螂的后脑勺仅仅留下一片擦痕,甚至连一点凹陷也没有。不光攻击力,连防御力都高得离谱啊。

 

或许是被震晕了的原因,螳螂将头从地里拔出来,左右晃动了一下脑袋,动作显得有些迟钝,而酥头令此时却不敢轻易上前。

 

在弄清楚到底何种程度的攻击才能给予它足够的伤害之前,贸然进攻只会暴露出更多的破绽,但是一味僵持不作进攻的话也不太可能找到它的弱点,更何况,这场战斗拖下去的话对我和酥头令是极其不利的。

 

弱点……弱点……

 

是那个闪着红光的眼睛?还是着地用的强壮四足?还是说是那对切地面跟切豆腐一样轻松的镰刀状前爪?

 

不行啊,怎么看这些都不像是弱点的样子。倘若在给我更多时间去观察的话……

 

我一边思考着,酥头令一边与螳螂进行着迅速而激烈的攻防战,看得让人眼花缭乱,身体协调性和灵活性方面明显是酥头令占优,虽然乍一看螳螂有着爆发性的攻击力,但仿佛是不知道如何使用这股力量一般,所做出的只有一些竖劈,横劈,冲刺之类的简单动作。

 

就好像是……

 

然而,我此时此刻将精力全数集中在眼前的螳螂身上可以说是犯了个大错。就在我想着如何攻克螳螂防御时,不远处开始传来有节奏感的钝重声音,听上去像是在打鼓,但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怎么可能有人敲鼓。

 

我将视线投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下一刻我便哑口无言。

 

一坨全身漆黑的庞然大物正迈着沉重的步伐朝我们这边走来。

 

第二只……

 

黑暗食灵,而且又是从来没见过的种类,和螳螂一样外表漆黑一片,身高大概有四米左右,体长从这个角度看不太出来,但估计应该能轻松超过七八米的样子,四肢粗壮,额头正前方长着一根巨角,其根部直径将及自行车轮。

 

犀牛……?

 

我对它的第一印象就是犀牛,虽然我只在电视上看过,没有亲眼见到过真正的犀牛,但这个黑暗食灵给我的感觉就是如此。

 

想象一下,有个跟公交车一样大小的庞然大物朝你冲过来的情景。

 

「主……厨……唔呃……」酥头令感知到了我的危险,但稍一分神,便被螳螂抓了个空子,头锤正中酥头令的胸口,将她撞飞了好远出去。

 

「酥头令!」我很想现在跑去酥头令身边查看她的情况,但庞然大物已经近在眼前,我除了颤抖着往旁边跑以外别无他选。

 

不管是身体被角贯穿,还是被其中一条腿踩扁,总之只要是被它碰到我就必死无疑。

 

咚……咚……心跳越来越快,越来越沉重,以至于我分不清自己的心跳声和犀牛的践踏声。

 

血液仿佛从身体各个角落涌向头部,除了大脑在拼命燃烧的感觉以外,身体各处一点力都用不上,“死”字突然出现在脑海里,蒙蔽了我的双眼。

 

能看到,但不想看到,身为人类的本能在拒绝我目睹自己死亡的瞬间。

 

我就这样紧闭双眼背对着犀牛跑着。震动声犹如死神的钟声,从我身后,离我越来越近。

 

我对已经紧闭的双眼再次施加力量,以要咬碎牙齿一般的力量牙关紧咬,耳鸣声掩盖了一切,然后----

 

飓风擦身而过。

 

短暂的两秒后,我睁开双眼,看到的是正背对着我向前奔跑的犀牛背影。

 

「Gyaaaaaaaaaa!」

 

「Guoooooooooo!」

 

两股力量激烈碰撞,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随后像是被挥棒击出的棒球一般被打飞的,毫无疑问是体型小的螳螂。

 

这是……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