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料理同人】寻味溯源第⑦章
2018-06-04

料理同人.jpg

第七章  膝枕疗法
作者:北螳螂


【呐,回答我,你为什么要做料理呢?】

 

……

 

【啊啦,是没听到吗?那我--】

 

听到了啊,刚刚只是在思考而已。

 

【这个问题的答案还需要思考的吗?】

 

啊啊,要是放在以前我肯定能脱口而出,但从“某个时刻”起我做料理的初衷就改变了。

 

【嗯哼哼,我知道的。】

 

嗯?你知道?

 

【自从你来到料理次元我就一直在关注者你,你的每一次烹调,每一次邂逅,每一次挫折,每一次欢笑,我全都看在眼里。】

 

……

 

【嗯?怎么不说话了呢?有吓到吗?】

 

你说……一直在看着我……连……连我在想什么都能知道?

 

【是的。】

 

那我每次偷瞄她们大腿的事情其实早就暴露了!?

 

【……】

 

这……这次怎么轮到你不说话了啊?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果然主厨不愧是主厨呢。】

 

嗯?

 

喂!你到底是谁啊!?说话啊!你刚才不是问我做料理的理由吗?那是--

 

------

 

「唔……唔唔……」

 

好难受,感觉胸口貌似有什么东西压着,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了。

 

我睁开眼,转动了一下脖子,本应还存在的疼痛感奇迹般地消失不见了,明明昨天晚上还疼得厉害,也没经过什么像样的治疗。不对,现在回想起来的话……我能活下来确实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在穿梭次元的时候受到电磁炮黑暗食灵(?)的攻击,然后阴差阳错地掉到了中华大陆,在这里被酥头令救了,然后我就靠着墙壁睡着了。

 

但我现在却是平躺在地上,胸口的重物则是酥头令的脑袋。我俩构成了一个完美的T字形。

 

该说是我俩谁的睡相比较差呢?自从来到料理次元我就禁止薇琪和食灵们进入我的房间,完美避免了夜袭的危险,但由于独自一人睡觉,所以也不知道自己睡相怎么样。嘛,或许我俩睡相都不怎么样吧。

 

「呼……嗯……」酥头令发出平稳的鼻息声。

 

不行,她睡得这么香,现在叫醒她的话总觉得负罪感有点强。

 

大概是被我抬头的动作影响到了,酥头令扭动了一下身子,两腿轻轻摩擦着,这一场景让我的大脑瞬间清醒了,啊,是啊,她昨晚夺走了我的第一次。

 

我指的是第一次被膝枕。可不要想歪噢。

 

回想起那双腿的触感,一时间我就感到血气上涌,昨……昨天我的脑袋就是枕在那种地方吗……简直是good,perfect,excellent!

 


「主……厨很喜欢腿呢……」

 

「诶!?已经醒了!?」

 

「嗯……」酥头令一边说着,一边离开我的胸口,侧坐在地上舒展了一下手臂。

 

压在胸口的重量消失了,我也得以坐起身,果然不出所料,身上所有受伤的地方全都已经痊愈了。

 

嗯,这个果然,是膝枕的缘故吧。都说膝枕有治愈效果,确实不假,不如说效果好过头了,应当在每间医院都设立膝枕外科疗法团队了。

 

「主厨……?」

 

「啊,抱歉抱歉,刚刚在想事情。」我甩了甩胳膊,虽然关节处发出咯噔咯噔的声音,不过没什么大问题,与此相对的,肚子先发出不争气的声音来,这个才是大问题。

 

「主厨……饿了……吗?」

 

「有点,我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昏迷了多长时间,不过大概想想也知道,我至少落下两顿饭吧,有什么吃的东西吗?」

 

「有。」酥头令说着便跑出山洞。

 

不一会儿她便捧着一大堆的东西回来。

 

「噢?这么多啊。」

 

除了从没见过的野果野菜之外,还有一些看起来就很危险的鲜艳蘑菇。

 

「那啥,酥头令,野果野菜就算了,你确定这些蘑菇可以吃吗?」按照常识考虑,野蘑菇颜色越鲜艳毒性就可能越强,这点东西我还是知道的。

 

「可以的……我……有吃过……」

 

「等等,虽然我大概猜到了,但你该不会真的一直住在野外,吃的也都是那种野菜野果野蘑菇之类的吧?」

 

「是的……怎么……了?」酥头令歪了歪头,仿佛觉得这种生活是理所当然的一样。

 

「不,没什么,只是觉得你还真的很辛苦呢……」我从中捏出一个蘑菇,简单地擦掉上面的泥土,然后放到嘴里轻轻咬一口。

 

味道还不错,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吃死人。野果的话大概还没到成熟的季节,不光酸,而且连同果皮一起咬的话涩味特别重。至于野菜,看上面的锯齿状叶片和茎,大概是草本植物一类的,咬下去的话可以分明感受到植物纤维的强韧,换言之就是咬不动,不过带有浓郁的大自然味道,说不定能算是野菜里的上乘之品。

 

「酥头令,方便生一下火吗?」作为一个厨师,见到没见过的食材当然要尝试烹调了。

 

「嗯……可以……」

 

于是,在酥头令生火的期间,我便优先着手处理这些食材。野蘑菇上面还沾着泥土,需要清洗掉,恰好在洞口不远处就有一条小溪,大概是酥头令当初选择住的地方时候考虑到了水源问题。小溪边有很多石块和石子,这样的话连厨具都有着落了,我要找的是石板,太厚的不行。

 

嗯……这个应该可以用吧?我掂了掂手上的石板。

 

虽然大部分人认为厨具都是人工物,但实际上稍微认真找找的话会发现大自然里有好多称得上厨具的东西。

 

我拿着石板回到洞口,酥头令已经把火生起来了。

 

「噢噢,好厉害,烧得这么旺。」我也没有野外生活的经验,所以不知道这么短的时间就能生起火来算不算快。

 

「谢谢……」

 

「只是夸你一下,没必要连这个都谢吧……」换成薇琪的话,估计会一边拍着胸脯一边说什么“那是当然的啦!”

 

「啊……是……」酥头令像小动物一样仰着头望向我。

 

「啊,你也别一脸做错什么的表情啊……」

 

「嗯……」

 

「啊啊……怎么说呢。我遇到的食灵里面大部分都是比较开朗的性格,不对,应该说是个性比较强吧,像你这样文静的好像也就只有香菜戚风蛋糕了,不过她还有小绿,所以也不能一概而论。」

 

「?」

 

「没什么,嘛,我是觉得文静一点的女生比较好啦。不过这样的话提升自己的社交能力会比较困难哦。」我也没有强行让别人更改性格的恶趣味,所以也就不对她现在的性格过多的说三道四了。

 

「社……交?」

 

「是啊,你一直住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吧。啊,差不多了,这个石板的位置不要动哦。」我将石板放在炭火旁恰到好处的位置,「所以我想,如果可以的话把你介绍给我认识的食灵啊,然后给你找个新住处。和大家待在一起会比现在开心很多哦。」

 

「……」酥头令沉默地向火堆里继续添加树枝之类都东西,既不像是默认,也不像是否定,大概只是需要一段时间来接受吧。

 

「嗯……也不是强行的,我只是觉得你一个女孩子家的,生活在这种地方很危险啊。」

 

「不……危险。几年了……一直……」

 

「等等,你说你在这种野外生活了几年!?这……这期间莫非都没有走出过这片山林吗?」

 

「是……黑暗……食灵……很可怕……」

 

那之后,我向酥头令询问了一些有关她的事情才得知,她因为力量太弱,打不过黑暗食灵,因此从来到料理次元以来便一直躲藏在这种山林,直到现在。在漫长的时间里学会了很多生存技能,也让她逐渐变得坚强起来。至于不善言谈的个性,或许也和她生活在这种远离人烟的地方有一定关联。

 

石板加热的时间差不多了,我摸了摸口袋,好在一直揣在口袋里的迷你瑞士军刀还在,刀刃相比一般的菜刀要钝一些,但削个果皮和切菜这种事情还是轻而易举的。

 

「在……做什么?」

 

「料理。像这样把取得的野生食材加工一下的话,美味程度会加倍的哦。」

 

我把事先洗好的蘑菇柄拔掉,一个个倒着排到石板上。

 

「我也没在野外做过类似的东西,所以这次也算是我的尝试啦,稍等一下就行了。」

 

「嗯。」

.

由于高温的烘烤,蘑菇里面的汁液开始向外渗出,聚集在帽子一样的菌盖里。

 

「这种汁液味道很鲜的哦,听说之前有人就是用这个办法提取蘑菇的汁液来进行食品的提鲜……呃,你大概听不懂这些吧。」

 

「嗯……不懂……」

 

虽然做法差不多,但这次我并不是要给什么料理提鲜,所以一会儿直接喝掉就可以了。

 

用树枝戳了戳蘑菇表面,确定熟了以后,我从削好皮的野果里拿出一个小一点的,用手使劲压了压,将果汁挤出来淋到蘑菇上。只有鲜味是不足的,所以要追加另一种味道。

 

「原本的话应该是要放些胡椒或者盐之类的进行调味,现在先拿果汁将就一下吧,等到了次元小屋那边再给你做更好的好吃的噢。」我仿佛在内心里将她定义为了一个可怜孩子,嘛,大家听过她的经历以后,大概也能接受我对她的一些特殊对待吧,当然,我对她特殊对待绝不只是因为她的腿。

 

「嗯……」

 

时间差不多了,我用短树枝将一个蘑菇插起来,注意着不让里面的汁液撒出来,将其慢慢移动到酥头令嘴边。

 

「来,啊--」

 

「诶……?我……自己……」

 

「有时候坦率接受别人的好意会更让人感到开心哦。」

 

「啊……唔姆。」酥头令咬下树枝上的蘑菇慢慢嚼了起来,那小心翼翼的动作看着着实可爱。

 

感觉好像有了个妹妹一样?

 

「好吃吗?」

 

「好次……」

 

「那就好,因为从来没这样料理过,我也不能保证味道。」说着,我也从石板上插起一个蘑菇放到嘴里。

 

夹杂着野果酸味和菌类特有鲜香的味道在嘴里慢慢扩散,汁液流经过的味蕾仿佛都受到挑逗一样,迎合着咀嚼的节奏,尽情享受着美味的侵袭。虽然细心调味过的料理很美味,但这种饱含着大自然味道的料理也别有一番滋味,平淡而不平庸。

 

转眼间石板上的蘑菇就被我们一扫而空。

 

「第一次……吃……这么好吃的……」

 

「粗茶淡饭不成敬意。」我从很久以前就想说出某美食漫画男主常说的口头禅了,不过之前在太多人面前感觉有些羞耻,只有酥头令一个人的话就可以了。

 

「好了,那么吃也吃差不多了,现在该讨论正事了……首先,你知道这里大概的位置吗?」

 

「不知……道……」

 

「这样啊,我看一下。」我观察了一下屁股底下坐着的树桩的年轮,哪里宽哪里窄显而易见,「嗯……虽然能分得清东西南北,但是因为没有参照物,所以无法确定这里是中华大陆的哪个地方……毕竟中华大陆太大了啊。」

 

要是盲目乱走可能会遭遇黑暗食灵,而且也要考虑一天走不出山林,从而被迫在野外露营的危险性,因此稳妥考虑应该是先进行周边的探索,但酥头令大概已经早就探索过了,所以必要的信息向她询问就好了。

 

「你知道怎么走出这片山林吗?我想等到出去再看一下位置。」

 

「嗯……」

 

「现在出发的话,天黑之前来得及吗?」从太阳的高度来看,现在应该是正午。

 

「应该……不行……」

 

「那咱们今天晚上早点休息,然后第二天早上出发,你没关系吧?」我比较担心的是酥头令,如果强行拖着她离开这片赖以生存的地区的话,很有可能会将她卷入危险,但在料理次元发生异变的情况下,单独将她一个人放在这里更加危险。

 

「你这几天有感觉身体跟以前相比有什么变化吗?」

 

「长……高了……」

 

「不是指身高啦,是别的方面。」

 

「那……这里……」酥头令说着,把手放到自己的胸上。

 

大概不到B----

 

「不不不不!!是指你这几天有没有感觉身体使不上力气或者头晕啊之类的。」好险,差点就要被打上变态的记号了。

 

「没有……」

 

「没有吗?这就奇怪了……」我试着将自己所剩无几的魔力注入到酥头令的体内,「这样呢?感觉有变化么?」

 

「也……没有……」

 

真奇怪,要是换成其他食灵的话,应该是会觉得获得了buff变得更强了。

 

嗯……现在想这么多也没用,既然想要走出这片山林,关键还是要确认酥头令的想法。

 

「就这样跟着我一起没关系吗?」

 

「嗯……因为……是……主厨……」酥头令说着,脸上流露出一抹不仔细观察的话就发现不了的微笑。

 

「好,那就决定了,今天准备一下要带的东西,明天出发,走出这片山林!


作者的话:


我所描绘的酥头令是个软软的香香的,能充分激起男人保护欲的妹子(至少对于我来说是这样的),不过之前因为没有写过类似的角色,所以也不太清楚能否将这样一个女主角塑造好,不过我会尽力去写,尽量让大家都能爱上这个角色。
这次写到的烤蘑菇,实际上大家在家的话可以用烤箱来做,需要用到托盘和锡纸,味道很不错,制作简单,价格也不贵,想要尝一尝的话可以自己在家做一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