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料理同人】寻味溯源第六章—命运
2018-05-28

料理同人.jpg

第六章  命运(注定是从摸腿开始的)
作者:北螳螂


坐船对于某些人来说犹如噩梦,由于波浪的原因,时而规律时而不规律的颠簸摇摆会让内耳器官受到不同程度的刺激,而这种刺激若是超过一定限度便会导致诸如眩晕、呕吐等不同程度的症状,虽然不同的人的“致晕阈值”不同,但从理论上讲,绝对不会晕船的人是不存在的,他们只是相对来说“不容易晕船”而已。

 

“嗡嗡……”犹如滚筒洗衣机运转一般的引擎微鸣声在耳边环绕,脚底也能感受到轻微的震动。

 

我正站在次元邮政艇的甲板上,穿梭在一片漆黑的空间里。不知道是什么原理,身体感觉比以往要轻一些,就好像……在月球上?我也没上过月球,所以不知道这样比喻是否准确。

 

由于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我抱着尝试的心态从甲板上轻轻跳起,脚底感受到的震动便消失了,这说明震动仅限于次元邮政艇的船体,意外地有趣呢。

 

「航行的时候请不要跳,很危险的。」小幽从驾驶室走出来,向正在甲板上跳来跳去的我发出警告。

 

「啊嘞?会飞出去吗?」

 

「没那么吓人,只是脑袋和身子可能会被传送到不同的次元。」

 

「这不是更吓人了吗!?」我立刻将脑补出的恐怖画面挥开,「话说,现在你不用驾驶也没关系吗?」

 

「因为有自动航行模式,都交给AI就可以了。」

 

「还真是先进呢。」

 

据我所知,直到我来到料理次元,人类世界都没能开发出真正意义上可以跨越“时间”和“空间”的机器,更别提是跨越不同次元的交通工具了,等等,这么一想的话,跨越次元其实是很厉害的事情啊,之前居然都没注意到。理由大概是----

 

「这么厉害的东西居然用来做送快递之类的事情啊……」明明有的是更好的用处,例如将几个不同次元的世界进行链接,加深交流。

 

「不是送快递,是邮政。」

 

「我是不知道这两个东西之间有什么区别啦,所以说到底差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

 

「你也不知道啊!?」

 

小幽没有理会我的吐槽,背过身倚靠在甲板的栏杆上,抬头看着漆黑的虚空,「到了哦。」

 

我顺着她的视线抬头张望,眼前的黑暗产生微妙的变化,视线中央出现一个点状亮斑,随后这亮斑慢慢变大……想起来了,之前跟着家人一起旅游,经过穿山隧道的时候就是这样一副光景,有点怀念……

 

老爸老妈正在做什么呢?虽然定期会联系一下(让小幽捎包裹回去)汇报平安,但都是纸面上的交流,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接受薇琪编出来的“您家儿子去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当首席厨师”这样荒唐的理由,大概这就是设定吧。

 

这样想着的同时,先前的亮斑已经盛满了整个视野。刺眼的光芒向我逼近,或者该说是整艘次元邮艇钻进了光芒之中吧。脚底感受到的压力渐渐鲜明起来。

 

「Magic Shield off---」耳边传来钝重的电子音。

 

声音刚落,迎面吹来的狂风让我不由得紧闭双眼。

 

「糟糕……发型要唔噜姆唔哇啦噜哇叭叭叭叭--」

 

我只是稍微张开一下嘴,结果就闭不上了,被迫发出部落土著一样的声音以后,风力逐渐变小,眼睛也“奇迹”般地能适应眼前的亮度了。

 

「次元壁……还是一幅老样子啊。」并不是什么奇迹,只是因为次元壁整体就像是漂浮在宇宙中的一粒行星,没有阳光的照射,天幕也是一片昏暗,不过也只是比刚才亮一点点而已。

 

一望无际的地平线,契合着大地和天空的阴沉色调,让我心中莫名生出一股空洞而又寂寥的感觉。啊,是啊。之前在这里进行过与青龙过江的决战,不过现在已经找不到当时战斗的痕迹了。

 

「嗯?那是什么?」在临近地平线的地方有波浪在上下起伏,「次元壁应该没有水源吧?」

 

「啊。」小幽拿出随身携带的便携望远镜望向地平线,「是……主厨你还是自己看看吧。」

 

「嗯?」我接过望远镜。

 

骗人的吧……

 

即使我没有密集恐惧症,眼前这一景象也让我产生了极大的不适感,仿佛神经都绷紧了一样,那根本不是波浪,而是因为离得太远,再加上光线的问题导致看上去像波浪而已。

 

乌压压的一片,全都是黑暗食灵……它们像是在朝着某个地方移动一般摩肩接踵地挤来挤去。

 

「怎么会有这么多……不对,这些都是从其他地方聚集来的黑暗食灵吗?到底为什么……」就在这时,我的视线注意到一个奇怪的东西。

「那个……也是黑暗食灵吗?」由于被其他黑暗食灵簇拥着,所以大小差距一看就很明显,因为一动不动,所以刚才看的时候还以为是岩石,但仔细一看的话其实会发现其遍布周身的骇人纹路和眼睛一样的红点。

 

“岩石”突然慢慢动了起来,圆滚滚的身体伸展开来,变成棱角分明的头部,身体和四肢,因为体型差距太过巨大,只是稍微转个身便将身边只有它五分之一高度的黑暗食灵踢倒,碾碎。

 

「是新品种的黑暗食灵吗?」

 

「不知道。」小幽冷静地回答道,「薇琪没说过。」

 

看来确实是新品种的黑暗食灵,而且目测实力很强,应该是boss级别的。毕竟身体那么大,如果说黑暗食灵军团是数量上的暴力的话,那么这个“岩石”便是体型和质量上的暴力了。

 

“岩石”最终变成四脚兽的造型,随后缓缓张开了身体两侧的翅膀?

 

不,那个怎么看都不像是翅膀,翅膀应该是扁一些向身后张开的,但它张开的两个则是柱体一样的东西,而且是向前的,到底是……啊,朝向我们这边了。

 

有种既视感,而且是很不妙的既视感。

 

「转向!快转向啊!」

 

「啊?」小幽没能瞬间理解我话里的含义,从而慢了一步。因为她大概是没有见过那种东西,毕竟那在人类世界里也算稀罕物了。

 

“轰!!!”只一瞬,光芒充斥了大半个视野。巨大的冲击波将整艘次元邮艇卷入其中,那是“某种东西”高速飞行,突破音障所带来的余波。

 

多亏小幽及时下达转向的命令,所以攻击才只是擦过魔法屏障。

 

「诶?屏障?」

 

「AI检测到高能反应,自动打开的。」

 

并不是错觉,“某种攻击”在魔法屏障上留下了焦黑的弹痕。

 

「大概,挡不住第二下了。」像是在印证小幽说的话一般,魔法屏障不安定地闪烁着。

 

看到这样的景象,我脑中才彻底将刚刚一闪而过的念头与现实联系起来。

 

电磁轨道炮(Rail Gun)---一种利用电磁发射技术制成的一种先进的动能杀伤武器。

 

突然充满科幻感!?

 

不不,现在可不是为这种事情吐槽的时候。

 

「第二发要来了!快跑啊!」

 

「唔。」小幽快步跑向驾驶室,由自动驾驶切换为手动驾驶。

 

次元邮艇以惊人的势头,转向调头加速一气呵成,我因为突然袭来的加速度失去重心,抱紧甲板的栏杆。

 

「抓紧!」小幽见我已经来不及跑到驾驶室,只得对我送来一句忠告。

 

强烈的风压再次袭来,次元邮艇就这样持续着加速,然后钻入穿越次元的通路----本该是这样的,可惜第二发攻击来得太快了。

 

曳着淡蓝色电浆纹路的炮弹穿透屏障,直击次元邮政艇的左弦,巨大的震动和气浪将我从甲板上卷了起来。

 

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看不见。脑内好像被搅动着一样,本应产生的呕吐感被全身上下的疼痛取代。

 

「咕噗!」大概是撞到了什么东西,肺内的最后一口空气也被挤得一点不剩。

 

「喂!主----」

 

在我搞清楚声音来源之前,我的意识先撑不住了……

 


……

 

…………

 

………………

 

我……难道是死掉了?不会吧!?我短暂的人生就这么结束了?结果到死我都没能感受到大腿的感触啊……

 

那种软绵绵又弹性十足的触感,女孩子光滑细腻的肌肤,满载着男人憧憬的理想曲线……

 

对的……就像我现在摸到的感觉一样……

 

嗯?

 

摸到的感觉?

 

意识逐渐清晰起来,全身各处都疼的厉害,但骨头大概没断,这或许是真的奇迹。我动了动身体,关节处传来的剧烈痛感一度让我产生浑身麻木的错觉。唯独手上传来的梦幻感触十分鲜明。

 

我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片白色。

 

「主……厨?」轻柔的声音响起,我顺着声音慢慢转过头。

 

「天使啊……」宛若天使一样的衣着容貌刹那间夺取了我的目光,浅黄色的长发,形状姣好的脸庞,端正的五官,正中我的好球区!

 

「嗯?」“天使”歪着头表示疑问。

 

我就这样仰视着她。嗯?仰视?那我现在这是……我动了动手指,梦幻般的感触没有消失,反而更加强烈了,对,这是大腿的感触。

 

那我现在的状况很明显,就是所有男人都梦寐以求的,膝枕!!!!!!而且是天使一样的妹子在给我做膝枕!!!!!!

 

就在我贪婪地享受着大腿的时候,“天使”突然起身,我的脑袋也自然而然撞到了地上,撞击的震动传遍全身,产生了让我快要窒息的剧痛。

 

「等,等等……啊疼疼疼……」我忍着全身的剧痛站起身。

 

「那个……天……不对,你刚刚好像有叫我主厨?」

 

「嗯。」她面无表情地回答我。

 

也没办法,刚刚的行为任谁看了都会觉得我是色狼,所以她大概也是生气了吧。

 

「你莫非是……食灵?」

 

“野生的食灵出现了!”总不会是这样的剧情吧?

 

听到了我的疑问,她沉默着点点头,「酥头令。」

 

「酥头令?嗯……是食物吗?没听说过啊。」

 

自称酥头令的食灵表情变得有些暗淡,难……难道是有些失望?

 

「那……那啥,这里是哪啊?」我强行转移话题。

 

「中华……大陆。」听上去也不是因为害羞,可能是她本就属于那种沉默寡言的性格。

 

我环视了一下四周,脖子发出奇怪的声音,姑且先不管了吧。

 

我俩现在正身处在一个洞窟里,洞窟顶部不高,差不多也就四米左右,比一般住宅的天花板要高那么一点点,因此待在这里并不会感觉很压抑。光源则来自洞口生着的火堆。

 

看来我是在次元邮艇即将穿越次元的时候被攻击卷入了,结果误打误撞地来到了中华大陆的不知道什么地方吧。

 

「你救了我一命啊,谢……咳咳……咳……」嗓子里铁锈味很重,大概是内脏也受到了创伤。

 

「啊……」酥头令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走出洞窟,不一会儿便捧着一个盛满水的小木碗回来了,「给……」

 

「啊,谢谢。酥头令很会体贴人呢。」

 

「啊……谢谢……」她却反而道起谢来。

 

结果直到我喝完水,她都静静地端坐在我身旁。

 

由于空气不流通,夜间的寒冷被阻挡在洞口之外,即便如此,不安的情绪还是从心理上加深了体表所感受到的寒意。

 

只是----

 

我看向身旁的酥头令。

 

「……」

 

睡着了?酥头令发出均匀的喘息,胸口也小幅度起伏着,看上去已经进入了梦乡。

 

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把我搬运过来的,但大概是在那时候消耗了太多体力了吧。我望着她的睡颜,也将背部交托给身后的墙壁,缓缓闭上眼睛。

 

------


作者的话:

好像没人猜到真 女主的身份,大概是我给的提示太少了吧。总之,现在大家脑海里可能会有很多疑问,次元壁那么多黑暗食灵到底是什么情况?那个电磁轨道炮一样的黑暗食灵是什么?酥头令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并且救了主厨?还有,次元小屋里的食灵们现在怎么样了?最关键的可能是,酥头令到底长什么样子?前几个问题在之后的剧情中会有解答,最后这个没办法,因为我完全不会画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