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料理同人】寻味溯源-你们要的酸菜鱼(第二章)
2018-04-25

料理同人.jpg
你们要的酸菜鱼(的腿)

(第一章)

作者:北螳螂


虽然薇琪有说过“为了减少主厨的负担,所以我来做午饭!”但在众人的强烈反对下,最终结果就是一日三餐都暂时由我负责,之后等慢慢教会其他食灵怎么做菜的话就可以采取轮班制度了。食灵做饭,感觉有点怪怪的,嗯……管它呢。

 

早饭可以用面包作为主食,辅以各种酱来食用,所以除了粥以外不需要下太多功夫,但中午和晚上就不一样了,要供应几十人份的饮食,小炒勺肯定是不够用的,因此我从人数超过二十开始就采取人类世界食堂的做法,把小炒勺升级成铲子了。大家的口味并不刁,基本上我做啥她们就吃啥,所以不存在一锅解决不了的问题。这样大幅节省了我做菜的时间,因此我获得了更多的自由时间。

 

「哎呀,从刚刚开始就从厨房飘来一股奇怪的味道呢~主厨在做什么呀?」

 

听到厨房门口传来的声音,我放下手里的搅拌用汤勺。

 

「啊,是酸菜鱼啊。抱歉啊,我以为关了门味道就散不到屋里呢。」

酸菜鱼.png

「但是窗户还是开着的吧?在厨房正上方就是焦糖布丁的房间呢~像她那样的淑女一边捂着鼻子一边落荒而逃的模样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主厨真了不起呢~」酸菜鱼身体微微前倾,露出有点妩媚的微笑抬头看着我。

 

「这样啊,一会儿去跟她道个歉吧……看来得赶紧找小幽采购新的抽油烟机了。」现在用的抽油烟机被薇琪弄坏了。该说不愧是她吧,靠料理的气味就能摧毁电器设备,已经远远超出物理学可以解释的范围了。

 

「嗯哼~让人家看看----哎呀,你确定这是用来是吃的东西吗?做这种难吃的东西给别人吃,莫非主厨也被姐姐我感化了,打开新世界的大门了吗?」

 

「绝对没有,我可不是抖S,对施虐别人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啊。」嗯,我是个正常人,「话说,你昨天又把宫保鸡丁弄哭了吧?燕窝说看到她只穿着内衣裤就跑回房间了。」

宫保鸡丁.png

「啊,就是久违地跟她玩了玩小游戏呢~啊,不过最后有把宫保鸡丁的衣服都还回去噢。」酸菜鱼抚着脸颊,满脸回味的表情。

 

不过有把衣服还回去,应该也就没事了吧。看来她就算表面上抖S,内心里还是有善良的地方呢,对她的印象稍微改观一点了。

 

「这样就会让她觉得“酸菜鱼并不是个坏人”,然后再来找我输得一干二净噢,毕竟我享受的不是物质上的收获,而是她输掉以后一副眼角含泪的样子嘛。」

 

「把我的感动还回来啊!!!!」

 

「听不懂主厨在说什么噢,请说人类的语言好吗?话又说回来,这锅里的东西是……」

 

「嘛,闻上去和看上去是不怎么样啦。」紫黑色的浓稠液体在锅里咕嘟嘟地冒着气泡。


「嘿~所以味道呢?」

 

「我觉得还可以。你要尝尝看吗?」我舀起一小勺汤,伸向酸菜鱼的嘴边。

 

「嗯哼~只要碰到人家身上一滴,人家就把勺子捅进你的鼻子噢。」

 

感受到一丝杀气,所以我把悬在半空的紫黑色汤汁又倒回锅里了。明明我还用心进行了调味呢。

 

「话说回来,(嗅嗅),这股带着点甜的涩味--虽然人家觉得不可能,是板蓝根吧?」

 

「没错,这是板蓝根泡面啦。」

 

「嗯哼哼~薇琪的话倒还属正常,但主厨你不是个会亵渎食材的人吧?那么为什么要做这种东西呢?」

 

「你来得比较晚所以不知道吧,之前我不是说过,我在刚来到料理次元的时候正巧赶上宵暗们在搞事吗?」我将事件的全貌向酸菜鱼讲述清楚。

 

在那场事件中,我觉得自己已经尽了人事,但还是不由得有些后怕,怕的是自己当时错过了拯救宵暗的机会。「不是主厨的错」这句话已经听她们说过很多遍了,可我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对这件事抱有一定程度的责任,所以我现在做的事只有一个----那就是宵暗们的召唤。

 

板蓝根泡面,仰望星空派,青龙过江,纳豆白子。总感觉这些食物和薇琪制造的黑暗料理有些相似之处呢。

 

因为之前成功说服了板蓝根泡面,所以我打算先从她开始着手进行召唤的相关研究,但目前可以说进展缓慢,其中一大原因就是食灵中有“反对召唤宵暗”的人存在,所以这件事只能偷偷的做。

 

「就是这样,麻烦你一定要保密啊……」

 

「这样啊。人家对那什么“宵暗”是不太了解,话说是谁取的这么中二的名字啊?」酸菜鱼边吐槽边看了看锅里的不明液体。

 

“阿嚏”隐约感觉薯条打了个喷嚏。

 

「嘛~这个先放一边。总之,人家不打算对主厨的所作所为进行评判,相反,人家还觉得这样偷偷摸摸的主厨比起平常的主厨更加可爱呢,小孩子就要任性一点才行呢~」酸菜鱼摆出一副大姐姐的姿态,两手背后,在房间内踱步,「保密的事情人家知道了。那么--」

 

小孩子什么的……就在我内心为“小孩子”这个词吐槽的时候,酸菜鱼踱步到厨房门前,“咔哒”一声将门锁上。

 

「作为保密的代价呢~人家有事情拜托主厨呢。」

 

「嗯?」

 

「这两天总觉得身体不太舒服,想了想可能是魔力欠缺了,所以主厨能不能帮人家补充一下魔力呢?」

 

「补充魔力为什么要关----」

 

等等。这个剧情走向!

 

「因为啊~听她们说,“肢体接触”才是魔力传导的最优方式呢~」酸菜鱼用充满色气的口气拉长语调,同时将纤长的手指搭在我的肩膀上,从肩上移动到锁骨,再从锁骨下滑到胸前的心脏位置。

 

这个剧情走向是!莫非是!

 

我的视线不由得落向了酸菜鱼的大腿,是的!还是大腿!虽然一直以来都当成设定而没有在意,但酸菜鱼……下面只穿了一条胖次啊……然后便是被奇特造型的丝袜包裹住的修长双腿,肉感十足却一点都不显胖,散发出一种成熟女性特有的魅力。

 

「啊啦~这是在看哪里呢?提前说一下噢,敢摸的话就把主厨的胳膊卸掉哟~」

 

「不会摸啊!」

 

根据气场来看,貌似是认真的。所以就算为了活下去目睹更多的美腿,我也不能在这里死去。

 

「那么----」酸菜鱼拉起我的手。

 

只一瞬间的事情,我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指尖一阵温热……

 

「诶……」不自觉地惊讶出声了。

 

「唔……唔咕……」酸菜鱼含着我的手指,用舌尖不断摩挲着我的手指肚,带着轻轻的吸力和口中特有的热度,感觉有点痒。(PS:再详细描述下去的话各种方面都很不妙。)

 

这难道就是……偶尔能在动漫里看到的那个……“你的手受伤了,别动!我帮你消消毒”!?虽然起因不太一样,但结果是差不多的。

 

「那……那个……」

 

酸菜鱼将嘴从我的手指上拿开,拉出一条晶莹的丝线,看上去十分煽情。还沾有唾液的手指被窗口吹进来的风掠过,感觉凉凉的。但随后便有一股远胜于此的寒意直冲我的脊梁骨。

 

「主厨。」酸菜鱼很淑女地用手帕擦了擦嘴。

「啊?」

 

「你刚才,手指是不是沾上那个汤汁了?」

 

听了酸菜鱼的话,我搜寻了一下记忆。

 

「emmmmm,好像在放勺的时候蹭到一点点,只有一点点……一点……一……」

 

「人家刚才,说什么了来着~」

 

现在酸菜鱼的表情只能以皮笑肉不笑来形容了,人类的原始本能发出警告:我要凉了。

 

「我对自己的调----」

 

一瞬间看到棕黑色的丝袜闪过,然后我便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

 QQ图片20180424135125.png

「主……」

 

好像听到什么声音?

 

「主厨!快醒醒!」

 

这……是我刚来到料理次元时候的……啊,是走马灯吗?原来如此,我已经死掉了。

 

等等,我还不能死,我还没能享受大腿的触感,这样死去的话我这将近二十年的人生都白费了。

 

「腿啊啊啊啊啊!」我惊叫着坐了起来。

 

隐约想起来了,我好像被酸菜鱼踢了然后失去了意识,从晕过去之前的触感来看,用的应该是小腿迎面骨,从不是膝盖这点能看出,她大概也是手下留情了吧。

 

胳膊腿都还健在,我还活着!除了左脸摸着生疼以外几乎毫发无伤!

 

站起来确认了一下周围情况,我的秘制板蓝根泡面连汤带锅都不见了踪影,不会是被丢掉了吧。

 

「主厨!」充满元气的少女声朝这边传来,不用看我都知道是谁。

 

「薇琪啊,怎么了?」

 

「主厨你听我说啊!今天我给她们照常开薇琪课堂,结果她们居然上课睡觉!」身着无愧于“次元魔女”这个称号的华丽洋装,平时总是脱线,还喜欢做黑暗料理,她便是将我带到料理次元的罪魁祸首--薇琪。

 

「睡觉?龙虾意面不是常在你课上睡觉吗?」

 

「一个两个还是能容忍的,但这次将近一半都听着讲睡着了,真过分!主厨你也去说说她们啊!」薇琪边说着边摇着我的衣领。

 

「啊啊,别摇我啊!左脸又开始疼起来了!」我从薇琪手中挣扎着逃开,开始反复咀嚼薇琪说的话,「等等……你说,一半!?」

 

如果不是某人带她们熬夜唱K导致她们睡眠不足的话,那么应该就是---

 

「该不会……又发生什么事情了吧……?」

 

「诶?」

 

----

那之后我便把连锅带汤都丢了这件事忘在了脑后,直到有一天我在罗汉斋的房间里发现了那口锅。


未完待续......


 笔者的话:


 各位读者好!首先感谢大家的观看。说起来,我之所以有“自信”将本作品命名为“寻味溯源篇”,是因为我打算写出像之前主线剧情里“五大陆篇”一样,整体框架完整(起承转合都有)的故事。不过因为水平有限,不能立刻进入主线,所以大家可能会觉得这就是普通的日常卖萌,但我保证,之后一定会为大家带来波澜壮阔紧张刺激的故事(和大腿)!更新速度方面,连着两天更新可能让大家误以为我高产似母猪了,实际上这只是前期铺垫,之后速率会大概稳定在周更(5~7天一更),毕竟还得肝游戏,我也是广大主厨的一员啊。以上,作品方面我会尽力保证最高质量!也希望大家有什么想法可以在下面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