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料理同人】寻味溯源-一切从腿控开始(第一章)
2018-04-24

料理同人.jpg

寻味溯源篇

(第一章)

作者:北螳螂


与宵暗等人的斗争终结了,清淡如水的和平日常犹如暴雨过境后留下的沉寂,让人在觉得安心的同时又觉得有些空落落的。就像手游里某期限时活动过后,因为没有立刻衔接上新的活动而形成的长草期一样,虽然打着“保护玩家肝脏”的旗号,其实是策划还没想好该怎么继续骗钱。

 

  总之,刚刚结束了这一连串的麻烦,最近说什么也不可能遇到什么新麻烦了吧?(大概)

 

  我一边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一边把从橱柜里取出的袋装盐倒在小盐罐里进行调料的补充。从那时候开始,搬家到这里的食灵就越来越多了。人多热闹点是好事,但伙食费也随着人数的增加而以极快的势头迅速增长,更何况还有在饭量方面以一敌十的强者以及奇奇怪怪的……使魔?

 

  噗。

 

  头上感受到一股毛茸茸的压力。

 

「啊,小次郎早上好啊,燕窝起来了吗?」

 

  不用看就知道,落到我头上的这只网球大小的圆滚滚的家燕(?)是冰糖燕窝养的使魔,说是使魔,其实就是养的宠物。


「唧唧!」

 

「嗯?我又不是燕窝,听不懂鸟语啊。」

 

「唧唧唧唧!」小次郎扭动着肥硕的身子,啄了啄我的后脑勺。

 

「让我回头吗?」

 

  我放下手里的小盐罐回过头,正好看到一个身穿着华丽拼接式连衣裙的少女走进来。

 

「早上好,主厨。」少女一手抱着将近一人高的大汤匙,一手轻轻捋了捋自己有些凌乱的发梢,在她头上,另一只胖墩墩的燕子像是打招呼般向我昂了昂头。
冰糖燕窝1.png

「叽叽!」(郑和的叫声)

 

「唧唧!」(小次郎的叫声)

 

  压在头上的重量消失,小次郎在少女的头上降落,与另一只名叫“郑和”的燕子挨在了一起。为什么会叫郑和呢?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某下西洋的太监诶。

 

「唧唧!」

 

「真令人惊讶……小次郎说它本来想吓主厨一跳,没想到主厨非但没被吓到,居然还连看都不看就认出来它了……」

 

「等等,刚才那个“唧唧”有这么深的含义吗?」

 

  少女是两只胖燕子的主人--冰糖燕窝的食灵,因为平时总是坐在水晶球一样的燕窝上移动的,所以整体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可说起来,整天顶着那两个球体(?)到处往来应该也算是一种锻炼了,更何况,食灵的实力完全无法只凭外表来判断。

 

「是,在乡下那边,虽然一般人都只会认为燕子的叫声是吉祥的象征,但实际上就和人说话一样,燕子的鸣叫也是它们的一种语言。」冰糖燕窝伸出手逗弄着头上的两个球体。

 

「诶,吉祥的象征啊,确实也听说过燕子会报春……不过在此之上我就不知道了。」

 

「一般人是这样的,但觉得只要主厨再和它们相处一阵子,应该也能做到理解它们的叫声……啊,是主厨的话说不定连正常对话都做得到呢!」

 

「唧唧!」

 

「不,你想多了。」很遗憾,我觉得自己的大脑和听力还属于人类的范畴。

 

「唧……」小次郎垂下头,一副失落的样子。

 

「别那么失望啊,虽然搞不懂你具体在说什么,但还是能多少解读一下你的情绪的。」说起来,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表情这么丰富的燕子。莫非料理次元里的生物和人类世界那边的生物本质也是不同的吗?

 

「唧唧!」

 

「啊,小次郎说它很喜欢主厨噢。」

 

「嘛,毕竟不喜欢我也不可能站到我头上。对了,关于刚才我是如何认出它来的嘛。小次郎是个很温柔的孩子,它在站到我头上的时候不会用脚抓我的头。」

 

  相反,郑和则是毫不客气。大概是参透了我话里的含义,燕窝带着责备的语气朝站在她头顶的另一只燕子训话。

 

「郑和,用脚抓别人的头很失礼哦。」

 

「叽……」

 

  虽然被爪子挠头是真的很疼,但郑和像是有在反省的样子,而且我也并不是真打算让冰糖燕窝斥责它。

 

「没事啦,毕竟我不像冰糖燕窝你一样戴着发卡,没法让它们固定住身体啊。」

 

「主厨原谅你了哦,还不快跟主厨说谢谢。」

 

「叽叽。」

 

  像这样和同伴们进行对话能够确实消除我早上辛苦做菜所带来的疲惫,而且聊天的对象是这么可爱的妹子,正常的男人心里没点小想法是不可能的。

 

  冰糖燕窝像是不想妨碍我做早饭一样,安静地在不远处找了个凳子坐下。随后三道好奇的目光倾注在我身上。

 

「还得有一会儿才能做好,干看着很无聊的哦。」

 

「看主厨做早餐并不无聊哦。」燕窝说着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裙子,端正了坐姿。

 

  由于那个动作,我的视线不自觉被某个地方吸引住……

 

  那是以绝妙的比例糅合了肉感与纤细两大矛盾属性的白皙大腿。兴许是由于平时一直坐在水晶球上移动,不常走路,因此小腿部分的肌肉恰到好处的匀称。这双腿,即使是在众多食灵当中也实属上乘,斯巴拉西!

 

  好吧,我承认我就是腿控。

 

「嗯?主厨心思里的杂念已经显露无疑了哦。」一个沉稳的声音从厨房外面传来。

 

「诶……诶!?杂……杂念?」想法暴露了吗?

 

「啊,佛跳墙早上好。」

 

「唧唧。」

 

「叽叽。」

 

「主厨和燕窝,早安。当然,郑和和小次郎也是。」被冰糖燕窝呼作佛跳墙的少女提着纸伞走了进来,「主厨,我虽能理解你身为凡人,无法做到清心寡欲,但还要注意影响哦。佛门有云“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佛跳墙1.png

 与其说是沉稳,不如说是“老成”。外表看上去只是个普通的年轻女孩子,但正如其名,她是佛跳墙的食灵,深受佛教文化的影响,平时聊天中也经常能听到她说一些佛教里的东西。

 

「好……好的……」因为她散发出一种独特的说教气场,让我不由得回想起被老师训斥时候的记忆。

 

「领子歪了哦。」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佛跳墙便以一种不由分说的态度上前几步,「主厨现在身为众食灵的中心,一举一动都会对其他食灵产生或大或小的影响,应该时刻独善其身才对。」

 

  纤细的双手从胸前一直绕到背后形成环抱的姿态,虽然知道是在帮我整理领子,但--

 

  太……太近了,而且好香……也不像是香水的味道,佛跳墙她不会用那种东西……

 

  突然,佛跳墙停下手,表情有一瞬间僵硬了。

 

「怎么了吗?」

 

「没事……嗯,可以了。」佛跳墙收回手,带着充满慈意的微笑打量着我。

 

  莫名感觉有点遗憾呢……

 

「主厨是……是以那种眼光看待我的么?」冰糖燕窝红着脸小声嘟囔着,眼神不断在我和地面之间游移。

 

  啥啊,这恋爱喜剧一样的气氛。

 

「我……承认自己是看入迷了……」

 

「入……入迷……」她好像在嘟囔什么,无视就好了。

 

「不过和你想的可能不太一样……怎么说呢……没有以你想象的那种眼光去看待你……就是那个……难得看到这么好的大腿,就想多看两眼来着。」我都开始佩服自己的诚实了。

 

「大……大腿?诶!?」

 

「呵呵,当着她本人的面如此一本正经地说出这种话,想必确实没用“特别”的眼光来看待她,不然便是所谓的“渣男”了呢。」

 

「等等,这就能被称为渣男了吗?」总之我仿佛是差点就从社会层面上GG了,诚实的代价就是如此沉重。

 

「主厨觉得……我的大腿……好?」冰糖燕窝小声嘟囔着,一手食指在自己大腿上画着圈,像是在确认着什么。

  犯规啊。拜托别摆出一副这么纯真的姿态啊啊啊啊啊!!!我的良心受到了巨大的谴责啊啊!!这简直比直接上来扇我一巴掌还难受!!!

 

  在人类世界那边,像她这样年纪的女生明明应该多多少少会对这种事情产生反感。其他食灵很多也是一样的,虽然外表如此,但明显给人一种“不谙世事”的感觉,可能是料理次元的观念和人类世界有所差别吧。

 

「嗯……说起来……没有呢……」我突然想起自己来到料理次元到目前为止的经历。

 

「嗯?所谓何事?」

 

「仔细想了想……从我来到料理次元以后就没产生过邪念,虽然有时候确实会多看两眼大腿,也觉得食灵们长得很漂亮,但一点邪念都没有产生诶……」我觉得佛跳墙应该明白我说的邪念指的是什么,至于冰糖燕窝……不明白也没事。

 

「原来如此,看上去也并非遁入空门了呢。」

 

「嗯??(0v0)」

 

「就是说啊,虽然我有考虑过,最坏的状况是薇琪的料理让我身体机能或者是脑部受损。」如果真是如此,我这一辈子可就都毁了,顺手拉薇琪陪葬就好了。

 

「不,我觉得薇琪的料理并无这样的功效。若非如此,那岂不是医学领域的一大突破?」

 

「有道理。」

 

「嗯???(0v0)」

 

「换个角度思考,是否是主厨将自身的七情六欲转化为对料理的执念了呢?」

 

  经佛跳墙这么一说,我才意识到自己之前一直忽视的一个事实,我是个吃货,而且是个爱做菜的吃货(自产自销)。来到了料理次元以后,全套厨具点击就送!各种食材任我烹饪!做饭吃饭随心所欲!(ps:煮一次,吃一年,装备不花一分钱。)这种梦幻般的生活降临在我身上,所以我基本上都把精力倾注在对料理的研究上了,自然也就没有闲暇时间去考虑那种事情了。

 

「嗯嗯,这样就说得通了,多谢你啊佛跳墙。」

 

「嗯????(0v0)」

 

  卡在心中的一个结终于解开了,但感觉好像忘了什么东西。

 

「无需言谢,为主厨摒除忧虑是我应为的。」佛跳墙说完,撇开视线微笑着捏了捏伞柄,「不过,刚才开始就有一股糊味传来----」

 

说起来好像确实感觉有忘掉什么东西----

 

「啊啊啊啊啊我忘记给锅关火了啊啊啊!」

……

那之后,因为早餐味道怪怪的而被食灵们抱怨了,但罗汉斋说着「浪费可耻!」并将我本打算倒掉的食物全都消灭得一干二净,没有浪费一粒粮食。


主厨与食灵小姐姐们还会发生哪些有趣的事和冒险?

欲知后事如何还请关注料理次元公众号啦!!!